武汉晚报:堵在100KBs的网络马路上
来源:未知 点击: 发布时间:2021-12-19 03:55

  在这个许多人“上厕所也要数秒”的社会中,我们确实太注重效率了,以至于中国人成了世界上最为着急的人。去年7月份,来自《新闻周刊》的一个调查也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中国人不耐烦的指数世界第一!

  情绪来源于社会。“最着急”的原因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社会的运转效率与我们的期望值落差很大。我们把时间用在无休止的排队上面,再不急的性格也会被煎熬成急性子。更为悲剧的现实是,连在“便捷高效”的互联网世界里,也要排队,因为我国的互联网平均连接速度仅为100.9 KB/s。

  100.9 KB/s是个什么概念?我们可以从两个角度来审视。其一,下个普通的DVD影片(大约400M),大约需要67分钟,下一个蓝光版(按 1.5G上下)需要4个小时。此且不论,就连下载一个QQ2010版(32M)的小文件都至少需要5分钟。由此可见,就对当下的网速而言,我们不是正在等待下载,就是在等待下载的路上……

  其二,横向比较而言,我国网速也比较让国人没面子。去年4月份,互联网监测公司Akamai对全世界国家的网速进行了调查和排名,中国排到了第71位。另外,这还是一个可以做除法的数字,按1M等于1000KB来计算,韩国的网速是我国网速的200倍。

  在现实之中,我们被堵在了马路上;在网络之中,我们被堵在了网速上。只是,现实世界中“人在囧途”一时无法解决,倒也可以理解,网络世界中也充斥着堵车,就说不过去了。春运要解决28亿人次的运输问题,北京要解决450万辆的行车问题,但在网络上而言,从3.7亿网民到4.57亿网民,仅需要加几条网线而已。网速事关公共服务的品质,更涉及公众的利益。我们当然可以将以上所有问题都归结于垄断经营,但又绝非是一个只关乎垄断的问题。更主要的,还应该与国际接接轨才是。如其不然,网速的滞后将影响到社会的运转效率以及公众的生活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