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库_观点中国
来源:未知 点击: 发布时间:2022-02-17 01:51

  在李登辉、之流操弄“去中国化”的喧嚣之后,倡导回归传统、尊重中华文化的做法,得到了岛内大部分民众的认同。但是诸如“成为中华文化的领航者”、“打造亚太高等教育中心”等大口号,还是难免让外界质疑。如果岛内一些人士能摒弃以“中华文化代言人”自居的心态,两岸在中华文化推广方面完全可以互通有无。

  当下的公务员职业,是个极容易让人浮想联翩的领域,其在社会中的威信,已经大不如从前。改变公务员在社会中的形象问题,显然已经十分必要了。试想一下,郭晶晶嫁入香港之后,如果在香港做了公务员,还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吗?

  当下的电影既要顺应商品化逻辑、大众的通俗趣味,又要面向全体社会成员,力图八面玲珑,雅俗共赏,由此陷入了困境之中,并且,就观众来说,一方面听从商业媒体的广告宣传,紧跟消费文化的潮流,但又深受传统的深度文化的影响,在这样的前提下,“叫座不叫好”的背谬现象就产生了,而这恰恰契合了公众对谁为电影“思想”埋单的理性追问。

  西单女孩的歌曲,说实话,如果她不是在地铁通道里唱歌,不是寄托了公众那么多的辛酸与无奈,她的歌曲并没有出奇的地方。但正是因为人家有一个能够反映很多人心声的前提,让所谓的专业艺术变得寒酸。有生活,能够表现和还原生活,甚至升华生活,才是西单女孩以及旭日阳刚能够走上春晚舞台的真正原因。

  用百元大钞拼贴“百年好合”虽然不等同于把钱贴在脸上的浅薄卖富表演,但也折射出民间一种深入骨髓的拜金思潮。本来在毛毯上用百元大钞贴上五个字,所费不过一万,即使在大西北的农村也算不得什么“富有”。但透过人民币所表达出来的显摆和拜金的味道却十分浓厚。

  与其说这是“炫富”事件,不如说是个民俗问题。动辄从炫富角度解读,从道德层面谴责,或许只会误伤无辜的新人和美好的祝福,同时掩盖了如何更好、更科学、更有价值地继承发扬传统民俗这个核心问题。

  “春节不需要担心,它不是弱势,不但不弱势,而且很强势,你看看飞机火车和汽车上回家过年的人,这简直是世界上最强势的一道风景,世界上有哪个一国家哪一个节日,是这样使人们牵肠挂肚呢?圣诞节固然可以使街头热闹,但春节就有本事使街头冷清。连商人都不做生意了,因为他们也要回家过年,这种本事,哪一个节日能够这样?”

  如果在远不同于小说的现实世界中,仍然要求寺院处于深山老林、居于社会边缘,无缘于世事、无视于社会,最终的结果,可能只能是“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了。

  在“苏紫紫现象”中,真正可怕的,也不是普通民众因为善良而轻信;真正可怕的是,本来应当在深入考察、用心甄别之后,向公众做出正确的是非判断的专家学者,不负责任地称赞和声援这样一个低俗商业炒作。

  曾经,世间所有的行业里都没有大师,大师也曾经是弱小的菜鸟,但是他经过千万次的练习,千万次的修正,千万次的反思和自我超越,将普通人远远甩在了后面——他,就成了大师。所以,我想告诉大家,从菜鸟到大师的距离,就是练习!

  党和政府十分重视互联网络在了解民情、汇聚民智方面的作用。网络民意的真正形成离不开法治的环境。为排除影响和扭曲网络民意准确表达的因素、确立公正公平的网络舆论氛围,网络治理应遵循网络发展的一般规律进行依法管理,而绝非愈强制愈有效。

  在宏大叙事之中融入人文关怀、底层关怀,颇有必要,否则就过于歌舞升平、缺少人情味。但是,吸收草根加盟并不等于就一定有了深刻的人文关怀。

  事实上,赵本山“同时肩负多台春晚的演出任务”背后隐藏的密码无非表明了赵本山小品是一种“快餐文化”、“消费文化”。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如此现象就是对赵本山的一种过度“消费”罢了,而消费之后的“味道”如何,并不由赵本山本人决定,更不有一相情愿地迷恋赵本山的电视台决定,而是观众说了算。

  毋庸讳言,在现实之中,我们被堵在了马路上;在网络之中,我们被堵在了网络的马路上。只是,现实世界中“人在囧途”一时无法解决,倒也可以理解,网络世界中也充斥着堵车,就说不过去了。春运要解决28亿人次的运输问题,北京要解决450万辆的行车问题,但在网络上而言,从3.7亿网民到4.57亿网民,仅需要加几条网线而已。

  这些被臆想出来的各行各业的“扫地老太太”身上,总是隐藏着无数草根一族的影子。他们通过这种看似有些天真、幼稚的行为,来宣泄现实压力,也给自己未来赋予更多的希望和理想。

  人民需要美丽的城市、舒适的环境、富裕的生活,但更需要自豪、信任、安全感和尊严。严防道德通胀,维护信任环境,对此,公权力应更有作为。

  在寸土寸金的北京,停产后的首钢无疑是大搞商业房地产建设的肥肉,如果这块土地公开转让、拍卖,相信会有不少房地产商一拥而上。如何抵御房地产开发带来的巨大利益,需要相关部门有更坚定的毅力。

  在这个全球最大的旅游产品和国家形象推销场中最重要的艺术和技术现象就是巨型环幕影像的轰炸,尤其是那种用电影级水准制作的宣传片,明显要比我肉眼看到的事物美妙得多,这些影像是制造出的景观和现实的世博会并行,似乎就是一种将景观社会的表达体系进行集中展示的机制。

  一定的社会阶段对应着一定的社会矛盾,一定的社会矛盾产生一定的社会秩序。新秩序建立前,社会就会呈现某种失序状态。我们至今还没有一套制度居中协调,造成激烈的利益冲撞,大家相互伤害,自然不可能相互信任。

  中国纪录片创作者必须回到我们的日常生活、我们现实的土地上来,关注现实生活中所出现的种种问题。这可以说是中国纪录片的生命和基础。